陈蓉霞:现实让我们成为“怀疑论者”
来源: 《东方早报》   发布时间: 2010-06-23 10:00   6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悲剧之所以是悲剧,就在于发生之前,我们总以为它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。

  由于央视曝光,打着“养生”招牌的美的紫砂煲已被揭穿内幕。原来所谓的紫砂内胆实际上就是普通的陶土,经化工原料染色后,它们身价百增。但由此导致的不幸却是,养生很有可能成为害生。笔者自元旦以来每天都用它来熬粥,于是也成为众多受害者之一。

  如今想来,当初用这紫砂煲时,心中也曾闪过一丝疑惑,这通身的红紫色,果真出于天然,并有养生功能?但马上打消这一念头,一则自己的想像力有限,再则“美的”这个招牌也让人安心。

   而且,人怎么能怀疑一切呢?怀疑论实在是一种奢侈的想法,因而它常常只是哲学家的宠爱。只有他们,才常常会发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怀疑。比如,贝克莱有过这 样一个命题:存在就是被感知。为此,他怀疑自己面前的石头是否真实存在,因为只要他闭上眼睛,它似乎就不存在了。但贝克莱并未真的以为石头只是虚幻的存 在,因为他还有补充命题:上帝的眼睛始终是睁开的。

  还有笛卡尔,他怀疑自己周遭的一切,认为它们都像是梦境般虚幻,但惟有“我正在怀疑”这一事实,却是不可怀疑的真实。因此,与其说他是怀疑一切,不如说,他是要借此推出人有一个思维的主体。

  再说休谟。他怀疑,因果律的背后只不过是人类的一种联想能力,因为我们无数次地看见火会灼人,于是就相信这两类现象之间存在因果关联。但休谟同时也强调,当哲学家回到日常生活时,就该远离这种哲学思维。其实他想说的是,常识就是一种足够可靠可信的东西。

  如此说来,这些哲学家怀疑是虚,想要通过怀疑来推出某种哲学命题是实。

   情况也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说,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,信任是常态,怀疑是非常态。因此,我们总是天然地相信,母亲是爱自己的,房子不会倒塌,桥不会垮,火车 不会脱轨。总之,相信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。这些都无须理由,而怀疑总是事出有因,否则就是精神病人。因为只有精神病人才会无端怀疑,怀疑有人在给自己下 毒,怀疑飞机会掉下来,甚至怀疑世界末日就要来到。

  然而,一个可悲的事实却是,眼下的我们,迫于自救,不得不把怀疑设为常态,而把信任设为非常态。倒楼垮桥的事故时有所闻;食物中含不明添加剂早已见怪不怪;还有问题疫苗、造假论文等等,数不胜数。环境迫使我们怀疑一切,若长此以往,正常人与精神病人的界限该如何划分?

   好在我们这个民族少有西方式的哲学思维,因为我们是如此相信常识,以至哪怕在哲学思维中,也难以构造出上述贝克莱、笛卡尔、休谟式的怀疑命题。因此情况 更有可能是,我们不见得向精神病人靠拢,而是慢慢适应这种环境,依然相信所谓的“常识”:毕竟倒楼垮桥是少数,恶劣的天气是史上罕见,问题疫苗打在别人身 上,明天的太阳照常会升起,天怎么可能塌下来呢?我们的文化怎么可能毁灭呢?

  不由得想起网上读到的一个句子:悲剧之所以是悲剧,就在于发生之前,我们总以为它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。